培根蛋黄乳酪酱小餐包

前一夜睡得晚了些。现在,睡得晚了,睡眠质量就差了。一直半梦半醒,直到实在被楼下的咚咚声震得不想再躺着,却发现,不仅身体依旧沉重,还失去了做一份新鲜早餐的脑力。

员外的“不重样的早时光”已经持续了大半年,不做早餐或者不认真做早餐,多少有些觉得对不住他的坚持。于是,仍然拖着空空的大脑,先钻进厨房再说。

冰箱里,一个做好的大面包和一团发好的生面团。犹豫了一下,还是选了生面团——既然已经有了应付的冲动,就不能轻易让惰性有可乘之机。

果不其然,生面团放上面板的那一刻,昏沉的大脑开始习惯性的活跃起来:

就算是个小餐包,也要做个不一样的小餐包吧。

1,面团醒过,整成两个大小差不多的球形(二人份吗),用手轻轻压扁,再擀圆成圆面皮,厚薄参考中国的包子;

2,取两个蛋黄,加入三角奶油奶酪,搅拌成粘稠状的蛋黄乳酪酱,奶酪有些小凝块化不开也没有问题的,它的存在是增加香味和黏稠度;

3,可以借助一个小烤杯,深一点的麦芬烤模也可以,在底部洒一些面粉,将面皮放入,轻轻按压,凹成杯形;(借助烤模的原因是:蛋黄乳酪酱,比我们常吃的包子馅,稀软得多,用手的话,极容易兜不住而翻江倒海,一败涂地)

4,将蛋黄乳酪酱倒入杯中,不要太满,七分满就可以,否则下一步就会爆掉:)

5,像捏包子一样,将面皮的周边捏褶提收,将蛋黄乳酪酱封在面皮里,顶部露一小口——对的,就是不封口的包子那样;

6,将培根、火腿或香肠之类的,切成小段或小丁,从小口塞入(但仍处乳酱上层),表面撒些芝麻或者喜欢的风味调料,香草罗勒孜然胡椒粒之类,就OK了;

(解释一下,最后塞入培根、并让它们在乳酱表面而不是沉底,是因为:这样,在烘烤的最初十分钟,它们能更直接吸收热量,让不必要的水分先从小口蒸发,然后才被膨胀的乳酱包裹住,让油分和风味发挥作用;否则就会变成焖煮培根了)

7,烤箱预热到180度后,将小餐包放入烤箱中,25分钟左右,就可以出炉了。

实话实说,开始的10分钟,真心有些绝望。小餐包毫不起眼,蔫蔫的,也没有什么起色,我想,要么塌掉,要么爆掉,听天由命吧,还特意向员外做了铺垫:

“怕是要失败了,能不能吃都不一定呢,不行的话,只能吃两片吐司了。”

“没关系啊,再等等。”员外看了一眼烤箱,淡定地回了一句。

再十分钟过去,我被小餐包初长成的模样惊醒:

它不仅圆鼓鼓的膨胀起来,乳酱从顶部的小口处,有张力有节制的爆出,却并不四处流溢,而是和面团黏合在一起,正好形成一个诱人的金色穹顶——看上去就已经好好吃了。

最喜欢的,还有它从烤杯里沾上的一层干爽白皙的面粉,粗朴又害羞,天然又健康。

小小的餐包,轻轻握在手里,仿佛都能感受到它的弹性和呼吸,温软可爱……

当然,吃起来也是很不错的:

虽然冷藏了好几天了,但餐包发酵得依然很好,绵软麦香;

加入乳酪后,蛋黄不会因为烘烤失水而变粉,在保持蛋香的同时,还增加了奶香和油润;

作出贡献的还有最后塞入的培根,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,但它将自己的油脂和咸鲜,无私奉献出来,渗透进蛋黄和面团中,让蛋黄和面团的风味,浑然融合。

幸好没有纵容自己的惰性,幸好有耐心再等等看。稍微一点坚持,看似简单的努力,倦怠真的就一扫而光了——新鲜计划的初衷,正是如此啊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