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腿鱼骨酥皮面包

都已经是年前的早餐了。整理时竟然心情非常复杂。原来那些最普通不过的早晨,现在看来竟是如此的难得。

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看全国的数字,武汉的数字,居住城市的数字。虽然自己并不处在疫源所在地,但武汉仍有我的父母和兄弟。不担心是不可能的。他们虽然很幸运,但是整座城市处于非正常的封锁状态,不能外出,不能生病。各种条件都很紧张,要挺过这一阵子,才能自由的呼吸,随意的生活。我尽量不去看过于负面的消息,担心自己的情绪会传递给他们。于是,尽可能的让自己好像不受干扰一样,工作,休息,生活。

但怎么可能一样呢。这一个星期以来,每天的早餐计划,都有些勉为其难的感觉。

好怀念那些无需牵挂没有担心更无从愤怒的时光啊。很多朋友也都陷入到焦急愤怒和恐慌中,也生了一种善良焦虑但是却无能为力的病,他们说,理想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。

我对自己说,即便如此,也要用美好对抗残酷,而绝不能让残酷杀死美好。面对这样艰难的时刻,要打起精神来。

这个火腿鱼骨酥皮面包,来自一块忘在冰箱里的酥皮面团。这块面团似乎是去年12月就做好了,不知什么时候将它放进了冷冻室,再然后就把它忘在了那里。不知多少次,打开冷冻室的小盒子,都将它当作了冻僵的奶酪。是的,奶酪也最好冷冻保藏。直到有一天,清点冰箱库存,发觉它和一般奶酪还是有点区别的,才大惊失色,天啊,这还能用吗?

通常,我一次做250克酥皮面团。这个应该是切过的,可能只有150克左右了。酥皮面团放进冰箱冷藏,是因为我们几乎每天都会用,消耗的比较快。250克,一般情况3-4天用完。感觉存到第四天的时候,口感会略有些差异,烘烤后的柔软度和弹性比最新鲜的时候要弱一些。层次还有,就是层次与层次之间的空气被大大压缩了,换句话说,发酵的效果在衰减。

所以,自然也会担心这个被冰冻大半个月的面团,恐怕是各种的不如意了吧。于是,我想,那就稍作颜值和味道上的加工吧。

1,在决定启用它以后,先提前一晚,将冰冻的面团放回冷藏层,让它回温慢慢苏醒,而不是解冻哦。

2,将面团擀成长方形,因为担心发酵失效,所以擀得薄些,以免太厚太实口感不好。

3,切口如下:

4,中间的“脊椎”处,先洒些奶酪——帕玛森或马苏里拉都可以,奶酪上再铺一层圆火腿片,可以平铺或略有交叠;

5,将两边的切片左边一次,右边一次,依次向中间折叠,成鱼骨状,略微压实中间的“脊椎”处,防止烘烤时裂开;

6,中间的脊椎处再撒些奶酪,加热后可以起到黏合的作用,还可提升风味。

7,烤箱预热到200度,烘烤15-20分钟左右即可,视鱼骨的大小和厚薄而定。

好消息是,虽然冷冻了这么久,但酥皮的感觉仍然还不错,外层酥酥脆脆的,大部分的层次都依然保存完好,绵香可口。只在局部有些遗憾——如果用新鲜酥皮的话,效果恐怕好得不得了呢。

无论如何,这都是一款适合三五好友在一起聚餐时的可爱面包,只要事先准备好面团,做起来其实也非常简单,上桌后应该会受到大家欢迎的。

不妨在家里先练习一下,等待老友再聚时,给他们一个小惊喜吧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