蒜蓉虾仁肉沫辣酱披萨

虽然做披萨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创意,尤其是冰箱里总存了一块发酵面团后,几乎是随时想吃就随时可做了。但这一次,作为一名务实而节约的厨娘,我却相当的骄傲:

因为我将冰箱里存放了大半年的、吃起来实在觉得难吃、每次都想把它扔掉、但又觉得必经花了不少钱有些舍不得的某知名肉丸,终于以一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法,处理成一道美味,彻底消灭了!

先说说这个肉丸,从某知名——好吧,宜家——买回来的,可是并不合我们的胃口,添加剂不少,味道偏甜,粉粉面面的,估计加了不少面包屑或淀粉。员外不吃,所以,只好靠我来消耗它们,换了好多种做法,它都成功的把味道带偏,所以,完成这个任务,对我来说,真的是苦差事。后来,员外也不做了,我也不吃了。但每次开冰柜,它都占着地儿,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前些天,一个朋友寄给我们两瓶家乡自制零添加的辣椒酱,做菜吃过一次,还不错。于是,我动了脑筋,决定用我们的本土乡村辣酱调理调理这大名鼎鼎的瑞典肉丸。

1,面团醒一醒,擀成随意的饼状,放回冰箱里冷藏待用;

2,因为肉丸的味道太顽固,口感并不好,我非常痛快的将它们解冻后,先切小块,再碾压成肉酱,这个过程真解恨啊:)

3,毫不犹豫舀了三勺辣酱(为了遮盖丸子的甜味,特意选择了蒜蓉口味的),加入已经成碎泥的肉丸,充分搅拌在一起——事实证明,三勺有点多,真是不能太冲动啊,最后辣到我和员外隔着餐桌对着吐舌喷火……

4,仍然保持理性的(主要是想改变丸子风味的信念太强烈),我又切了个西红柿,将西红柿的浆汁也挤在肉酱里,并将果肉部分撕碎,也和在馅料里,一边搅拌,一边咒念:这次你该彻底投降了吧!

5,将饼底从冰箱取出,放在烤盘中,饼底上用叉子戳些小洞,方便透气和入味,将调制好的蒜蓉辣酱肉泥倒在饼面上,均匀抹平;

6,为了让口味更丰富,色彩更诱人,又洗了五个小虾仁,洗净后,直接用手撕成小虾段,撒在表面,雪白的虾肉,和红火的肉酱形成鲜明的对比,让人爱得不行;

7,入烤箱前,再掐了些新鲜的香芹叶,增加些清爽的色彩和香味;好了,什么都不需要再加了,改造得已经很彻底了。

8,180度,烘烤15分钟,就可以出炉了。

饼底酥薄,酱香渗透,肉糜香润,虾仁Q弹,香芹清新,余味中伴着蒜香,和西红柿的酸甜,就是——太辣,辣得好痛快!

“漂亮!”难得被员外夸赞。

“味道怎么样?”我猜员外都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。因为我事先什么都没有告诉他,只是把他拦在厨房外面。

“不错啊。”

“那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?”问完,我就看到员外往嘴里送披萨的手,抖了一下,“是那个难吃的肉丸。”

员外放心了:“哦?真的吗?这样一做,还不错啊……”

好了,再也不用担心那些难吃的肉丸,老霸占着冰箱的地儿了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